相关文章

南京负债村搞建设欠400万 干部饭店吃饭打白条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dcgsp.net/

  昨天,读者凌先生致电现代快报热线96060,反映南京市高淳区固城镇振兴村村干部大吃大喝,欠下饭店老板20万元,饭店快开不下去了。现代快报记者赶赴该村调查,村委会确实曾欠下饭店老板20万元,因为长期拖欠不还,老板经常找干部讨要,大家误以为是吃饭钱招待费,其实是一笔借款。这个村每年的集体收入只有七八万元,但这几年,该村大肆举债修路搞基础设施建设,负债逾400万元,被称为全区最“负”村。

  现代快报记者 赵守诚

  欠饭店的20万不是招待费

  高淳区固城镇振兴村村委会位于一幢3层小楼的上面两层,一楼是一家饭店,名叫味情酒家。这家饭店装修得很漂亮,有5个包间。

  老板祖先生说,这是他从村委会租下来的,开了4年,因地处较偏僻,生意一般。对于外界疯传的村委会欠下20万元招待费,祖先生笑着解释,那是大伙误解了,村委会确实曾向他借了20万元,到期老不还钱,他急了,经常追着干部讨要,大伙以为,开饭店的讨债肯定是跟吃喝招待有关,就传播开来,好事者还发在网上。

  村委会为何要向饭店小老板借钱?祖先生说,这几年村里大搞基础设施建设,修了不少路,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,村委会就向他借钱。去年5月,祖先生用营业执照做抵押,向银行贷款20万元,说好借期一年。可到了时间,村里还拖着不还。“银行都起诉我们了,村里不仅本金不还,连2万元利息都是我们垫付的。”祖先生的女儿说。

  前不久,村委会将这笔20万元债总算还清了。

  再调查

  村干部吃饭打白条倒是常事

  虽然欠下20万招待费是谣传,但味情酒家确实是村委会经常招待外面客人的地方。

  老板娘孔女士从抽屉里拿出一大摞白条,都是楼上村干部酒足饭饱后打给她的。“村委会有时在这儿招待客人,都是记账,到年底统一结算。每年吃喝费在5000元左右,我在这儿开饭店4年了,村干部招待费加起来有几万元。”

  不过,仔细看看这些白条,加起来数额也不少。

  如7月份,3天的白条加起来就有1500元。包括:7月23日中午,点了红烧黄鳝、老母鸡、扁鱼等12个菜,纯生啤酒13瓶,共计576元;7月23日晚,点了鱼头、白斩鸡、五香猪蹄、红烧鹅等14个菜,啤酒6瓶,共计418元;7月18日,点菜酒水共计445元。3月28日,招待费计840元。一些白条上还注明某某部门来人字样。

  有村民议论,饭店老板说一年吃喝费5000元明显保守,有所隐瞒,可能是老板不敢得罪村干部吧。村干部向记者证实,村委会有食堂,但晚上一般不开伙,晚上加班或招待客人,就餐常安排在楼下小饭店里。

  问到底

  这钱怎么来的怎么花的

  村委会向饭店小老板借款20万元究竟做何用途?到期为何拖欠不还?现代快报记者找到现任村支书谷先生,他说,他今年9月5日才到该村任职,对过去的债务不了解。但他坦言,振兴村负债在全区列第一名。全村有2000多人口,这几年大搞基础设施建设,投入很大,致使村委会背上沉重债务。

  谷先生说,今年8月份,振兴村村委会换届选举,推选两名候选人,一个是过去的老支书,另一个是村里经营陶瓷礼品的老板,结果两人都没过半数,谷先生是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,就委派他来兼任村支书。前任大搞建设,他上任时,债务至少有400万元。

  振兴村家底有多少?村干部说,村集体收入主要靠沿街一些门面房出租,每年也只有七八万元,经济十分薄弱。

  大搞基础设施建设,钱从哪儿来?老孔曾在振兴村任支书长达10年,对村里情况比较熟悉。老孔说,附近有一个采石场,村委会向矿老板借了300万元,村干部、村民集200多万元。

  对情味酒家20万贷款的事,老孔解释,当时各个村集中修路,花钱太多,周转不过来,才向孔老板借了20万元,后来都还清了。

  “我在任上时村里还欠债300多万元,现在估计欠债472万元。”老孔说。

  “振兴村并不富裕,欠下这么多债,打算怎么还?”记者问。

  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肯定指望下一任还喽。”老孔说。

  穷村举债搞基础设施建设,群众有何反响?一些村民说,村容村貌改善了,村里环境卫生也大变样。村民们都听说村委会欠下巨额债务的事,大伙议论,对振兴这样的穷村来说,村干部操之过急。基础设施建设应该量入为出,一步步来。如果靠大量举债搞建设,寅吃卯粮,本届村委会固然政绩显著,但留下大量债务,势必给后任带来难题,村里的发展缺乏后劲。